快捷搜索:  as

直击《中央流行艺情指挥中心》!「陈闹钟」、「撞钟」酬劳令人惊呆

《中央流行艺情指挥中心》主要班底开真正记者会受访。 洪都拉斯、汤志伟的仅领微博车马费。

全民大剧团近日因制作《中央流行艺情指挥中心》网路影片,让剧团在网路爆红,其实剧团备受疫情冲击,已进入寒冬,数月来早已损失上千万,团长谢念祖坦言,虽然影片受欢迎,但至今0获利,做这网路节目从未想过如何获利,因此都是用最低的成本贴钱做,就连演员也都是找他最熟识的洪都拉斯、汤志伟、吴世伟等人来帮忙,5个演员都只领微薄车马费,据悉加起来不到1万元。

汤志伟就坦言,一录完,他要签劳务报酬单时,看到金额数字的第一反应反应是「吞下口水」,然后安慰自己「生命总会找出一条出路」。

团长谢念祖不讳言,剧团现在几乎都停摆,过年至今数月以来国内外演出都取消,现金流已经短少超过三千万,今年已确定两部舞台剧《最后一封情书》、《同学会!同鞋~》延期,已投入的广告行销损失金额超过千万,但剧团还是持续创作不放弃。而做这网路节目的起心动念,就是希望以最低成本,把开心元素散播出去,带给社会正能量,因为大家太苦了,整个社会真的很苦闷,希望能带给大家一些欢乐,「而且部长是比较温暖的人,有些其他官员不方便在记者会上讲的话,我们帮忙讲」。

全民大剧团团长谢念祖亲自刷油漆。

不过为了节省开销,所有中央流行艺情指挥中心的道具都是剧团的人自己DIY制作,20多年没刷过油漆的他,还亲自下海为一整面墙刷蓝色油漆,油漆1000元、刷子120,绿布是剧团原有的东西,麦克风是厂商赞助,背心花了最多钱,6件含绣字约3000元,所有软硬体设备加起来总预算不到5千元,然后找最熟悉的艺人以「几乎没拿钱」的酬劳,来帮忙把好的想法付诸实现,员工也都下去演,大家一起让社会有更多欢乐气氛,

全民大剧团员工DIY录影现场的硬体。

谢念祖表示,节目的创意源于卫福部每天两点举办的「疫情」记者会,但「中央流行艺情指挥中心」不报疫情,而是报「艺」情,他苦笑着表示,看到现在点阅率如此高,甚至首集就上YouTube发烧,其实心里蛮复杂的,「现在单纯报艺文资讯没人要看了,所以我们才想出这个方法,让大家重新关注艺文圈。」如同网路版的《全民大闷锅》,透过与防疫时事连结,在笑闹之间让民众纾解情绪,他说:「台湾人其实很幸福,我们身处的环境相较下是安全的,会制作这样的影片,即是想要透过网路平台,让民众在疫情期间仍然维持好的心情。」

小宇蒙眼独坐废墟!安全感尽失好怕被丢包 

宋念宇新单曲〈脸〉MV在郊区的一座废墟里拍摄,过程中,小宇不但在半密闭空间被火围绕越拍越热、一度感到缺氧,更因双眼被布条蒙住独坐镜头前,让他瞬间没了「安全感」,「你们不会因为我看不到,就一群人留我一个人在这吧!」深怕被丢包;聊到这首歌,小宇表示这首歌虽然讲到地球,但不希望给大家太严肃的感觉,也没有刻意要大家一定要怎么做,「只希望大家不要失去了才想要珍惜,一起爱护、珍惜身边所有的一切吧」。 今年即将发行新专辑的小宇,还在今年的「世界地球日」前夕推出单曲〈脸〉,以「拟人」手法描述地球受伤的脸,试图让大

发表评论
申博Sunbet官网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